昆陂网

首页 那些年,一起追看“小人书”的日子

那些年,一起追看“小人书”的日子

发表于 2019-9-12 08:23
[摘要] 张旭鹏摄 10月15日,“十月花香——邯郸市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音乐专场”在邯郸学院学术报告厅激情上演。张旭鹏摄 此次展演,市音乐家协会高度重视,精心准备,安排了一批获得省级甚至国家级大奖的艺术家参

不久前,由于价格飞涨,漫画书(学名)再次出现在“江湖”,引起了广大公众的关注。

可以说,当电视和游戏不流行的时候,漫画书是几代人的童年书籍。在每一本漫画书里,都有几代人永远不会忘记年轻的记忆。即使在今天日益丰富的文化娱乐活动中,许多老年人仍然喜欢看漫画书。打开书页似乎打开了他们的青春,又读了一遍《时间的故事》。

有一种尴尬,打电话去买漫画书

20世纪60年代,武昌只有一家新华书店。那是一座宽敞的平房,有一座低矮的建筑。走进商店门口,总有一个角落挤满了人,都弓着背,手指蘸着口水,盯着手中的一本薄薄的书--漫画书。

70岁的钟先生也是这支“阅读盗窃”部队的成员。他从初中开始就迷上了漫画书。那时,每个家庭都没有电视,没有录像带,唯一的娱乐设施是一个游戏盒(旧收音机)。每个周末,他都会带着一个旧书包,带着两颗花生,跑到书店,沉浸在漫画书的世界里。

他跟随《三国演义》中的张飞、赵赟来到中庭,想象自己“斩断五关六将”的英雄场景;他成为飞虎队的一员,肩负着传递“鸡毛信”的重任。他化身为一名抗日士兵,躲在茫茫森林和雪地中躲避子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回到了民国,成为了一个举止侠义的“吞李三”...

直到不耐烦的店员走过来敲了敲书架,“你选择了吗?”当年的“钟昀呈”从多彩的漫画世界“醒来”,拿出15美分买了一本漫画。大多数时候,他只能后退三步,带着未完成的想法起身离开,因为他口袋里没有钱。

钟先生告诉记者,当时漫画书的价格各不相同。有些人一毛钱一毛钱,而便宜的只花几毛钱。许多漫画书的故事如此有趣,以至于他读得不够。他和他的朋友想尽一切办法从父母那里“掏钱”。大胆地抬高练习本的价格,或者简单地告诉父母,老师不会让他们不换练习本就进入教室。

不上课是件大事。父母经常抱怨他们已经换了刚买的书,给了他们的孩子几分钱。胆小的孩子只能“智取”和“让我们先填满书的一面,然后让父母看看,这意味着书用完了。”买完漫画书后,翻开练习本,继续在背面书写。"

然而,要想买回漫画书,必须学会“打游击战”。当父母看到它时,他们会没收它。当老师们看到他们在寻找父母时,把漫画书藏在哪里成了另一个问题。起初,钟先生把它们藏在书包和书桌里。慢慢地,他买了越来越多的漫画书。他为在家阅读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

钟先生微笑着回忆道:“这是我的煤棚。它装满了杂物。平时没人把它翻过来。我把漫画书捆起来,塞进杂物后面。”出人意料的是,人不如天堂。几周后,所有的漫画书都被老鼠啃坏了!钟先生把剩下的几本漫画书拿到房间里,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每次我父母把它翻过来,我都说我是从同学那里借的!"

在那时候,借漫画书也很常见。钟先生告诉记者,“借书”有三个原则:你可靠吗?你能归还你借的书吗?我们感觉如何?“我们班有一大群漫画书,总是用最新版本的漫画书迎接我们。他不容易借给男孩,只有当女孩说话时,他才同意。许多男女学生开始借漫画书,逐渐发展到买电影票,然后走到一起。”

对钟先生来说,漫画书不仅是娱乐书籍,也是他文学知识的启蒙材料之一。他说他通过漫画书读过四本名著。“起初,我看不懂《水浒传》。看完漫画书后,我把《水浒传》读了一遍又一遍。十八个人聚集在一起,和我的朋友组成了“八英雄”。我更喜欢的是《三国演义》。打斗场面非常有趣。看完漫画书后,我找到了原版书。读完《三国演义》后,对我来说学习古文要容易得多

有一种瘾叫做租借漫画书

52岁的李孝利是一个真正的“漫画迷”。当他在初中时,他住在水泥厂的大院里。大院门口有一棵大榆树。每年暑假,一个五十多岁的叔叔都会来摆摊租漫画书。

他的朋友私下称他为老丁。老丁的摊位上有两种“食物”:左边是精神食粮,还有《三国演义》漫画书,每本3美分,一角5本,总共60本。右边放了一个大锅,丁子山用白糖煮了。这是一个十美分的小罐子。它非常红而且漂亮。

每次,李孝利都会交上一学期积累的零用钱,找一块砖头做垫子,在树下吹着风,一边看漫画书一边吃丁子山。这种感觉是两个字:上瘾!糖醋山丁子开了他的肚子,手里的三国演义同样美味。李孝利和他的弟弟坐了一天,连续看了七八本书。

两天后,他的零花钱不够。他找到了一些“铁杆”粉丝,小胖和石三。他们中的几个人收集了10美分,然后依次租了书。他还记得《三国演义》的第一句话:“东汉末年,黄巾军领导了一场起义……”通常太阳下山了,孩子们不愿意放弃。“吃饭”的喊声一遍又一遍地从门洞里响起。孩子们仍然低着头,专注地盯着手中的书。

一旦他的母亲迫不及待,她抓住李孝利的耳朵,把他从书摊拖回家。那天晚上,他挠了挠自己的心和肝,想知道诸葛亮是否成功地制服了孟获。另一次,他被发现在一个中文班读漫画书,漫画书被没收。午休期间,他冲到老师办公室请求宽恕。没想到,老师正津津有味地读着它。

20世纪80年代,街上出现了专门出租漫画书的商店。一个房间被分成两半。租用港台视频时,有一排排挂着漫画书的木架子。有些书太紧了,封面都撕破了。老板用牛皮纸把它们贴上,写下书名,然后以10美分的价格租了一本。出租书籍有时间限制。你一拿走它们,就会争分夺秒地阅读它们。在课堂上,我把它摊开在课本下面,然后偷走了。宿舍熄灯后,我用手电筒把头藏在被窝里。简而言之,一个人应该一次读一本书。

下班后,李孝利终于发财了,有了看漫画书的自由。他每个月都会去购物,然后买回他最喜欢的漫画书。几年后,他的家人保存了数百本漫画书。不幸的是,在15年前的一次行动中,他丢失了十几盒漫画书。

有一个很受欢迎的叫做漫画集的地方

据报道,漫画起源于4000多年前的埃及。古埃及金字塔中可以看到内容一致的壁画,这也是最早的“漫画”。在中国,人们在汉代把人物的故事烧在砖块和石头上。后来,纸诞生了。唐代出现了连续绘画的讲故事表达方式。这可能是中国漫画的雏形。

真正的连环画始于元明时期。据报道,吉安俞的《全乡平话三国》是第一本插图连环画。光绪二十五年,上海文怡书店首次出版了朱芷玄的版画《三国演义》。

在民国,漫画书变得非常受欢迎。茅盾曾经写了一篇特别的文章来描述这本漫画书:“借阅两本书通常只需要一对大蛋糕和油条。难怪可怜的人力车车夫会从垫子里拿出一本书,在呼吸和休息的时候把它活活吃掉。”

新中国成立后,漫画书也很受欢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插图连环画成了识字的好助手。地理、天文学、历史...那时,各种漫画书相继出现。20世纪80年代,“连友”(漫画爱好者)遍布全国,漫画的收藏开始上升。

近年来,随着漫画书收藏价格的上涨,漫画书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一本名为《卡尔·马克思的青春》的书,定价0.15元,售价60元,在30年间增长了400倍。漫画家何友芝的《年轻黑人的婚姻》原稿以207万元的价格售出,创下纪录。

如今,大量漫画书出现在乡镇的旧货市场,成为热销书。在跳蚤市场,一套六本漫画书的价格超过200元,而且不会分开出售。摊主告诉记者,一些知名作品已经卖到10多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吸引了许多市民纷纷效仿收藏。

那么,这个家庭靠漫画书赚钱吗?漫画收藏家张告诉记者,事实不一定如此。漫画书的价格与其新、旧、好的质量密切相关,并非所有漫画书都有收藏价值。漫画书的收藏取决于艺术家的名气是否由“著名艺术家”产生。其次,它取决于外观,是否是全新的,是否完整,是否有污渍或明显的折痕;第三是看内容,越值得纪念,越稀有,收藏价值越高。本报记者李希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