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陂网

首页 财经 李迅雷:日本二战后60年内 如何完成城镇化?如何提振经济?

李迅雷:日本二战后60年内 如何完成城镇化?如何提振经济?

发表于 2019-9-12 08:23
[摘要] 陈圆明表示,随着刚性兑付的打破及无风险收益率走低,将大类资产配置与风险回撤控制相结合的绝对收益基金将成为低风险偏好投资者的较好选择。多资产多策略配置做绝对收益陈圆明坦言,绝对收益并不是承诺投资在任何一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过去60年里迅速完成了城市化,并成为世界领先经济体之一。其快速城市化发展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认真研究。日本的城市化进程是什么?每个阶段的特点是什么?房地产市场表现如何?在本报告中,我们对日本的城市化进程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中泰宏观周报第47期

摘要

人口与工业化的驱动力。二战后,日本的城市化经历了从快速发展到调整再到稳定的不同阶段。工业化的快速发展是1945年至1975年日本快速城市化的核心驱动力,工业化的背后是日本人口红利的不断释放。像许多其他经济体一样,日本的城市化也明显表现出大城市化和大都市的特征。

产业升级与大都市。随着劳动适龄人口的增长率持续下降,日本工业化正逐步接近尾声,经济正转向缓慢增长,整体城市化进程正在放缓,但城市化进程仍在继续。与此同时,产业升级仍在继续,科研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增加,企业在创新中的作用也在增加。

房地产的表现:从快到慢再到萧条。日本房地产市场在1955年至1975年和1985年至1990年经历了两轮快速增长。第一轮的核心驱动力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然而,随着进程放缓,房地产整体投资增长率大幅下降,而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分化。第二轮快速增长主要是由于流动性过剩。日本率先刺破房地产泡沫,90-91年爆发了经济危机。房地产市场从未复苏。

总结日本的经验,人口红利的持续发放往往是早期工业化和城市化快速发展的催化剂,房地产市场也随着人口和经济基本面快速增长。随着人口增长逐渐成为瓶颈,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快速发展阶段基本结束,产业升级是拉动经济的必要条件,房地产市场将随着基本面降温。然而,房地产市场也受到政策刺激的极大影响。然而,刺激只能带来暂时的繁荣,不能改变人口决策的总趋势。

城市化加速期:人口与工业化的驱动力

二战后,日本的城市化经历了从快速发展到调整再到稳定的不同阶段。1945年以前,受二战影响,日本经历了短暂的反向城市化。城市化率从1940年的37.7%下降到1945年的27.8%。战争结束后,日本经济迅速恢复增长,城市化水平迅速提高。从1945年到1975年的30年间,城市化率平均每年增长1.6%。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到1975年,城市化率达到76%。

然而,1976-2000年期间,日本的城市化进程缓慢,城市化速度每年仅增长0.2%,城市人口增长急剧放缓,到2000年,城市化速度仅为78.7%。2000年后,由于日本的“城乡合并”,到2015年,城市化率被动上升到91.4%。

我们首先来看看快速城市化的阶段。工业化的快速发展是1945年至1975年日本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核心动力。从1955年到1975年,日本制造业增加值以11.4%的平均年增长率快速增长,而工业增加值以10.7%的平均年增长率增长,两者都高于7.7%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快速工业化创造了大量的劳动力需求,城市劳动力市场紧张,工资水平提高,将农村人口推向城市。日本的工业就业在1955-1975年期间增加了85%,而农业就业在同一时期减少了57%。

像许多其他经济体一样,日本的城市化也明显表现出大城市化和大都市的特征。从1945年到1975年,日本三大都市地区的人口比例从43%显著增加到55%以上。日本人口超过100万的大城市的人口增长率也长期领先于全国,而且其比例还在不断增加。

应当指出,在日本快速城市化阶段,核心地区(三大都市地区)和其他地区之间的收入差距正在扩大而不是缩小。这背后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持续紧张的城市劳动力市场。从1955年到1975年,日本的人均月收入以最快的速度增长,平均年增长率为12.2%,甚至最高为26.8%。现阶段,日本其他地区与三大都市地区之间的收入差距正在扩大。其他地区的平均月收入在三个大都市地区的平均月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从1955年的92.2%下降到1975年的82.2%。

城市化减速期:产业升级与大都市

随着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长率继续下降,日本的工业化正逐步接近尾声,其经济正转向缓慢增长。1975年后,日本城市化进入调整阶段。自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以来,日本劳动适龄人口的增长率一直在下降,经济也逐渐从高增长率转向低增长率。国内生产总值的潜在增长率从1955-1975年的平均8.4%急剧下降到1976-1990年的平均4.0%。固定资本形成推动的增长从1955-1975年的平均5.6%下降到1976-1995年的平均0.1%。日本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都告别了高速发展,日本的城市化率从1975年的75.9%小幅上升到2000年的78.7%。

在整体城市化进程放缓后,日本的城市化进程仍在继续。从1975年到2000年,三大都市地区的人口比例从55.3%进一步增加到57.6%。除去自然人口增长,日本的三个大都市地区在1995-2000年间净流入305,000人,而同期其他地区净流出265,000人。这三个大都市区聚集了日本27.2%土地上55%以上的人口,创造了日本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

在城市化继续推进的同时,产业升级也在继续。产业升级的第一个重要表现是大都市中心区的产业向外围转移,而中心区第三产业的比重不断上升。以东京都为例。一方面,东京、埼玉、千叶和神奈川等中部地区的制造业比重从1975年的34%下降到1999年的22%,而群马、山梨、茨城和东京等外围县的制造业比重增长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琦玉、千叶和神奈川的第三产业比重增加了17%以上,而东京的第三产业比重相对较高,因此增幅相对较小。到1999年,东京、琦玉、千叶和神奈川的第三产业占71%,而四个周边县的第三产业仅占57%。

产业升级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科研支出比重的提高和支出结构的调整。从全国范围来看,日本的科研支出长期以来一直比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得快。从1975年到2000年,科研经费年增长率为7.2%,而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仅为3.3%。科研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也在增加,从1975年的1.3%增加到2000年的3.4%。与此同时,科研经费的支出结构也在发生变化。企业支出的比例从1975年的56.6%增加到2000年的66.7%。企业在科技创新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000年后,日本的城市化水平进一步提高,主要是因为“城乡结合部”的推进被动地提高了城市化率。日本有两级地方行政区制度,第一级是都道府县,第二级是乡镇,它们是具有地方自治的基层政治组织。为了提高行政效率和改善公共设施的重复建设,日本在二战后按照“自主和自我负责”的原则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乡镇合并。1999年至2006年的大规模城镇和村庄合并迅速将城镇和村庄的数量从2000年的3,230个减少到2005年的2,217个。

一方面,城乡结合部扩大了一些城市的行政区划,被动地增加了城市人口,从而提高了城市化率。另一方面,一些城镇和村庄被并入城市,原来的非城市人口被纳入城市人口,这也将提高城市化率。2000年后日本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与町村数量的大幅下降基本一致。

房地产表现:从快到慢再到萧条

在城市化进程中,日本房地产市场经历了两轮快速增长。第一轮快速增长发生在1975年之前的快速城市化时期。这一时期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带来了大量的城市住房需求,推动了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因此,房地产投资的增长率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基本一致。城市住宅用地价格指数也从1955年的1.5上升到1974年的71。

从1976年到1985年,房地产投资的总体增长率急剧下降,而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房地产出现了分化。随着经济转向低速增长,城市化进程急剧放缓,房地产市场的整体投资也有所下降。然而,由于持续的城市化,大城市的房地产市场仍然强劲。

就投资而言,三大都市地区新建住宅区的比例从1976年的52.7%低至1985年的56.5%。就价格而言,从1975年到1985年,包括东京、横滨、名古屋、京都、大阪和神户在内的六大城市的住宅地价指数上升了104%,而其他城市的累计增幅仅为84%。

从1985年到1990年,日本房地产市场经历了第二轮快速增长,其间流动性过剩是推动房地产市场繁荣的主要因素。1985年9月22日签署广场协议后,日元在短时间内大幅升值,国际资本流入。1986年,日本政府被迫四次降低贴现率,以应对日元升值。宽松货币政策的后果是国内市场流动性迅速增加,推高了包括股票和房地产在内的各种资产的价格,从而推动房地产投资的增长率大幅上升。

89年后,日本积极刺破房地产泡沫。经济危机爆发于90-91年,房地产市场迅速崩溃。意识到经济泡沫,日本政府开始收紧货币政策,从89年5月开始一年内五次上调贴现率,同时将长期贷款利率从89年5月的5.7%上调至90年10月的8.9%。由于上一轮房地产繁荣的核心驱动力是流动性过剩,流动性收缩导致房价失去支撑,引发市场恐慌和房地产市场迅速崩溃。

危机过后,房地产市场崩溃了。一方面,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长率进一步下降,新生儿数量也在下降,城市化进程基本结束,对房地产的增量需求非常有限。另一方面,在危机爆发前,住宅部门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达到峰值,债务负担沉重,危机后进入长期去杠杆化阶段。这两个原因导致房地产市场长期低迷。

总结日本的城市化进程和房地产市场经验,人口红利的不断释放往往是早期工业化和城市化快速发展的催化剂,房地产市场也随着人口和经济基本面快速增长。随着人口增长逐渐成为瓶颈,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快速发展阶段基本结束,产业升级是拉动经济的必要条件,房地产市场将随着基本面降温。然而,房地产市场也受到政策刺激的极大影响。然而,刺激只能带来暂时的繁荣,不能改变人口决策的总趋势。

风险警告:经济衰退;政策变化。

秒速赛车pk10官网 安徽快三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