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陂网

首页 财经 李林鸿:大数据行业风波 中小银行不能再“装睡”了

李林鸿:大数据行业风波 中小银行不能再“装睡”了

发表于 2019-9-12 08:23
[摘要] 另外,广州期货交易所已经在征求相关部门意见,预计年底之前获批。客观独立,去伪存真,一直是叶檀财经的宗旨!在详细梳理过事情脉络之后,叶檀财经发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和乐观。2014年之后,人民币存款迅速

最近,一些大数据公司的调查引发的行业动荡引起了业界的关注。与此同时,有关数据的监管文件最近也经常被扫描。

10月12日,北京银保监管局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业务和网络保险业务的通知》,对辖区内银行与金融科技机构合作业务进行了详细规范,特别参照了六个“否”和五个“否”,要求合作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在网上贷款业务合作中严格执行独立风险控制原则。

除了以前的媒体报道外,《个人金融信息(数据)保护试点办法》(草案)已经发布,目前正在征求意见。该文件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从非法从事个人信用调查的第三方获取个人金融信息。金融机构不得以“一般授权”的方式收集、处理、使用和向外界提供其个人金融信息。《办法》正式颁布后,银行将根据《办法》的要求安排提供业务数据的第三方机构。对于无法保证合法数据源的数据供应商,应停止合作。

“风暴眼中的大数据风控制”一文详细阐述了这一行业清洗的影响。本文重点分析了中小银行的自主控风能力。

结合北京银监局发布的新文件和《个人金融信息(数据)保护试行办法》草案,数据行业的动荡给中小银行敲响了警钟。

中小银行要落实风险防控主体责任,加强合作机构尽职调查和准入管理,明确合作权责分工,在开展网上贷款业务合作中严格执行独立风险控制原则,加强数据源审查。

从长远来看,中小型银行将不得不改变对数据公司和其他合作组织的依赖。行业动荡促使中小银行停止假装睡觉。他们应该正视进入合作组织的问题,明确权利和责任的界限,并执行独立的风力控制原则。过去长期依赖外部数据公司和其他合作组织的风力控制能力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中小银行需要预警,反思自身业务合规性、连续性和自主性的控风能力,并借此机会加强数据治理和分析应用,充分利用中小金融机构独特的信息优势,真正打造独立可控的差异化控风模式和控风能力,以大数据控风为切入点,迈出数字化转型的第一步,真正利用大数据技术推动金融服务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高质量、规避风险。

01从传统风控制到大数据风控制-定性变化,而不是定量变化

传统上,商业银行的风控系统主要依靠中央银行的信用调查、客户经理的离线协调和抵押品管理等。但是,由于中国人民银行信贷调查覆盖面相对有限,线下协调成本相对较高,内部审批流程较长,抵押品管理困难,中小企业和客户无法及时、有效、充分地获得金融服务。因此,中小企业和个人客户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在中国乃至世界都长期存在,难以从根本上解决。

然而,随着大数据技术的不断成熟,大数据技术在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的风控制领域的应用,导致了大数据风控制技术的形成,缓解了中小客户“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大数据风控制不同于传统的风控制模式。大数据风控制是通过数据集成、处理、清洗、转换等形成定量风控制模型。并不断优化它以形成用于数字决策的金融大脑。应用于商业银行的精准营销和反欺诈领域。大数据风控制在防范欺诈风险(黑色生产)和信用风险(老赖、信用评估等)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目前,互联网商业银行的310模式和新互联网银行的陌生模式都是大数据风控制应用于银行信贷领域的经典案例。

从传统风控制到大数据风控制,不仅是信贷业务流程的在线化和自动化,也是大数据技术对传统商业银行风控制理念和信贷模式的颠覆,是一种质的变化,而不是量的优化。

中小银行大数据风控制现状

大数据风控制在发展消费信贷、普惠金融甚至推动商业银行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当我们观察中小型银行时,由于各种因素,独立的在线风力控制能力尚未建立。在线消费信贷和其他业务更依赖外部大数据公司。

目前,中国大数据公司和大数据风控制公司的业务界限没有明确的区别。整个行业都混有好人和坏人。许多大数据公司也使用自己的数据资源来进行大数据风控制。因此,尽管这场行业风暴源于大数据企业,但它很快就涉及到大数据风险控制,并蔓延到贷款援助等业务。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贷款援助业务还没有明确的概念。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相关信函指出,贷款援助是指平台通过自己的系统或渠道选择目标客户,在完成自身的风控流程后,向特许金融机构和准金融机构交付相对优质的客户,并在特许金融机构和准金融机构的风控结束后完成贷款发放的业务。简而言之,这意味着贷款平台将进行一轮风控筛选,金融机构将进行风控终审以完成贷款。

众所周知,所谓的银行终审远比实体终审正式。因此,客户甄别和风险控制的真正能力实际上掌握在贷款机构手中,大数据公司是贷款机构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大数据公司依靠自己的数据资源来处理、整理、分析和建模数据,形成大数据风控制模型,并向中小型银行“输出”风控制能力。中小银行也愿意接受这种合作模式。就大数据风控制能力而言,他们更依赖外部大数据公司。过去,中小银行不愿关注数据源的合法性和合规性、数据公司自身的合规性以及合作中权力和责任关系的界定等问题,即使关注了,也不会因为市场竞争压力而改变。中小型银行扮演着简单的“资金提供者”角色。

然而,这场行业动荡敲响了中小银行贷款援助业务和独立风险控制能力的警钟。中小银行再也不能“假装睡觉”。过去只提供资金的合作模式再也不会回来了。中小型银行还应注重数据供应商的合规性、数据源的合规性,并加强对数据供应商的审查。所有这些都给中小银行的发展带来了挑战。

当然,中小银行也在遭受“假装睡觉”的困扰。对于中小型银行来说,数据大小和质量存在固有的缺点。因为它只有客户的财务数据(如基本信息、资产负债信息、账户交易数据等)。),缺乏客户消费、社交活动和生活行为等非财务数据,难以全面描绘客户的360度肖像。此外,中小型银行客户覆盖面有限,数据库小,数据分散在各种系统中,没有有效的集成,质量差,标准化程度低,甚至可以直接用于建立风控制模型的数据更少。

一般来说,中小银行自身数据的广度和深度有限,缺乏大数据风控制的建模人才,目前很难形成独立的大数据风控制能力。

面对客观现实,有想法的中小银行选择以时间换取空间,通过与大数据公司合作开展控风业务或联合建模,逐步培养自己的数据人才团队和独立的控风能力。

然而,随着与大数据公司的风力控制合作的中止,这种想法可能是不可持续的。目前,中小银行网上信贷业务的控风压力突然加大。

这也是中小银行不能继续“假装睡觉”的实际原因,因为情况已经改变,它们不能继续假装睡觉。没有大数据公司的风力控制能力,中小银行很难继续开展贷款援助业务。事实上,这不仅仅是贷款援助业务。一些中小型银行最近推出了所谓的独立风力控制在线信贷产品,这些产品几乎来自一家金融技术公司。随着大数据行业的清理,瓶装旧酒和将旧酒换成新酒的新方法戛然而止。

追求正式风力控制的时代已经结束。中小型银行真的不能再假装睡觉了。否则,他们只会徒劳地发现生意真的是不可能的。

中小银行内外压力下的自助控风之路——发挥比较优势

中小型银行自然知道独立风力控制能力的重要性,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数据工作是一项基础的、持续的艰苦工作,早期投资高,短期内难以看到效益。目前,中小银行的数据质量令人担忧。内部数据分散在各种系统平台上。这些系统尚未开放。数据的标准化程度很低,很难直接使用和分析。事实上,大数据风控制能力的建设可以被视为数字转换的第一步。对于数字转型和数据治理,作者在《如何摆脱中小银行数字转型的困境?”已经有了更详细的解释,本文将不再重复。

尽管这条路又长又堵,但人们相信这条线会到达。中小银行应该注意它们的比较优势。正如小川奈那总统在普惠金融论坛上指出的那样,金融服务一直都是以信息为基础的,金融机构应该想办法找出它们的相对优势。对于中小银行来说,随着网上政务的发展,区域性的“大数据金矿”正在逐步开发,包括区域性交通、教育、医疗、工商税务等方面的数据信息正在“网络化通用”。中小银行作为本地区的法人金融机构,可以利用银行、政府、银行等企业之间的密切合作关系,建立具有区域特色的差异化、特色化的自主风力发电能力。

此外,中小银行应针对自己的“症结”如数据量小、数据质量差、可用性差进行补救,以提高内部技能。为了扩大自身数据的数量和规模,有必要进行真正的零售转型,积极联系客户并扩大其客户群的规模。为了提高数据质量,需要做好详细的数据治理工作,开放银行所有平台和渠道的数据,集中统一分散的数据,形成标准化数据,为后续的数据分析和数据建模奠定基础,逐步建立具有银行特色的差异化独立风控模型。

虽然中小银行都知道自己需要进行独立的风险控制,但它们仍然沉迷于联合贷款业务。这主要是由于考虑到短期收入,缺乏长期规划,或者缺乏长期规划但不知道从何入手,或者他们发现了许多突破但未能坚持下去。

从长期来看,自2014年推出“京东白条”至今已有五年时间,但五年来,中小银行的大数据风控制能力实质上没有多大变化。建立独立的风力控制能力是一项持续的工作,而不是一项运动。建立独立的风力控制能力需要改变过去是基金方的“割手店主”和“躺着赚钱”的角色。它要求放弃短期利润,增加对科技和人才等资源的持续投资。这确实考验了中小银行管理层的战略决心。

中小银行不能继续“假装睡觉”。他们的长期业务发展既有市场压力,也有监管机构的外部压力。

为了促进中小银行建立独立的风力控制能力,监管部门也做出了艰苦的努力,并一再要求中小银行不要外包风力控制等核心业务。

2018年11月,银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网上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指出银行应要求数据合作伙伴提供通过合法渠道获得的有效风险数据,并满足身份验证、贷款调查、风险评估和信用审查的要求。银行不得根据数据伙伴提供的数据直接做出信贷决策,从而变相转移贷款风险管理责任。银行不得将信用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环节外包给合作机构,也不得仅根据第三方合作机构提供的信用评分进行放贷。联合贷款各方银行应独立批准贷款。

今年9月,浙江银行和保险监管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相关问题的通知》(浙银保发〔2019〕213号),为个人消费贷款划定了一条红线。其中一条红线是“信贷审查和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不得外包。”

此外,北京银监局10月12日发布的《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业务和网络保险业务的通知》再次强调,要规范网上贷款业务合作,严格执行独立风险控制原则,不要将贷款“三查”和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环节外包给合作机构。 不得根据合作机构提供的数据或信用评分直接做出信用决策,不得因担保保险和回购承诺等风险缓释措施的引入而放松风险控制。

显然,监管部门一直在强调中小银行的独立控风能力。无论是从培育自身市场核心竞争力、推动全行互联网和数字化转型的角度,还是从业务合规性和符合监管要求的角度,中小银行都需要冷静下来,伸出手臂,找出比较优势,真正实施数据治理,实践内部技能,构建大数据控风模式,真正形成具有银行特色的差异化、特色化的独立控风能力。

形势已经改变,中小银行再也不能“假装睡觉”!

内蒙古11选5投注 北京快乐赛车pk10 快中彩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